首页 > 各界新闻 > 文史

三秦风物 | 钐子

2019-07-08 07:50:20来源:一分快三-各界导报
  
  
  
  

夏收时节邓海摄

  □ 翟正荪

  当林子间的铁卷尾叫着“算黄算割”的时候,关中一带的农民便将屋后墙壁上挂了一年的钐子取下来。钐子是件高效的夏收工具。在关中农村,一个好劳力使用镰刀一天能割二亩多小麦,而用钐子则能割四到五亩。

  一

  据说钐子是诸葛亮发明的,但这仅是据说。而真实的钐子于我,不但见过,而且用过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钐子是关中农村必不可少的夏收利器。

  麦黄一晌,蚕老一时。当林子间的铁卷尾叫着“算黄算割①”的时候,关中一带的农民便将屋后墙壁上挂了一年的钐子取下来。

  其实,钐子就是一把大镰刀。其刀刃和普通镰刃几乎没有什么区别,一样宽窄,一样锋利,但要比普通的镰刀长四到五倍。家乡人把钐子的刀刃叫钐片,钐片安装在一件竹木结构的半圆形浅筐上——这筐用竹皮粗粗编织成网状,筐的底边是木质的,钐片就贴着这木头做的底边紧嵌其上。

  二

  弯弯曲曲的乡间土路,迎面吹来的热风饱含着关中平原小麦成熟的气味。

  使钐子的男子扛着钐子,提着盛磨镰水的瓦罐,顶着烈日走向麦田。

  烈日当空,万里无云。金黄色的麦田在阳光下一片灿烂,一望无边。

  使钐子的男子选好开镰的方位,退后一步,摆开架势——他一手紧握钐子木柄,另一只手拉直了系在钐子上的皮绳,然后抡开钐子,“飒——”的一声,一道弧形划过,那些经钐刃扫过的麦子,便齐刷刷地倒在竹皮做的网筐中。接着,使钐子的男子将手中的木柄轻轻抬起,对侧的“羊角②”也就着地,满筐的麦子便顺顺当当倾倒在身后的麦茬地上。

  那些铺放在麦茬地上的麦子,麦穗一律齐齐地向右,厚薄也几乎一致。割麦的汉子抡着钐子一步一步,越走越远,他身后割倒的麦子越来越多,就像一条长长厚厚不断延伸的金色地毯。

  烈日下,令人兴奋的“飒——飒——”声有节奏地不绝于耳,使钐子的汉子挥汗如雨。他几乎整个中午或下午都在钐麦,偶尔停下来擦把汗,直起腰,向四处望一望,那些散落在各处麦田或使镰刀或使钐子的农人也都没有停下。庄稼人将夏收称作“龙口夺食”,大家都是憋足了劲儿和老天爷抢时间——这是一场拼搏,一场竞赛,一场充满激情和活力的生存之战。

  三

  看到那些使钐子的男人走在路上不急不忙的样子,你也许会觉得那样子有些散漫。他们工作时会先整理好钐子上的皮绳,选好开镰的方位,一切都那么有条不紊,不紧不慢。尤其是那“颠麦”的动作,简直称得上潇洒——有时,钐子贴着地面“飒”的一声扫过,一些根部已被割断的麦秆还没醒过神来似的直直立着。这时,使钐子的男子便会停下,然后稍稍使力,将钐子轻轻一颠,刚才那些还在发呆的麦子就会跟着跳进网筐,驯服地倒下。而难得的是,使钐子的农人这些不紧不慢甚至称得上潇洒的动作要不断重复,一个中午,一个下午,甚至一天两天,三天五天。这该需要多大的耐力和韧劲!

  钐子是件高效的夏收工具。在关中农村,一个好劳力使用镰刀一天能割二亩多小麦,而用钐子则能割过四到五亩。镰刀割麦是一人连割带捆,而钐子需要两人搭档。当年本人就曾“跟”过钐子。

  所谓“跟钐子”,就是跟着钐子捆个子。关中人把麦捆叫个子。使钐子的人在前面钐麦,一镰接着一镰,钐倒的麦子连绵不断。跟钐子的人拿一把卸掉刃片的镰肘,弯着腰将割倒的麦子拢堆,捆好,然后直起身子,将捆好的个子提起,轻轻一蹾,“个子”便稳稳地站在麦茬地里晒太阳。若是收成好的麦田,一步就是一个“个子”。当你捆完一片地,放眼望去,立起来的“个子”一个接着一个,满地都是,朗朗晴空下,就像一行一行威武的列兵。

  四

  使用钐子是力量和技巧的结合,角度的把握和力气的分配都是在运动中完成的,其难度和妙处都在这里。生手上阵,不小心便会弄坏“羊角”或伤及自身。我在农村多年,虽也使过钐子,但终未学成,至今想起仍觉汗颜。后来因为上学、工作,钐子于我便有缘无分,渐行渐远。

  大约从上世纪90年代起,随着农村机械化的发展,钐子这种延续了一千多年的传统农具,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如今,我家乡当年的麦田已被许多豪华的水泥楼房替代,不少钐麦割麦的好手也已离世,但我仍然不曾忘记当年的三夏大忙,不曾忘记钐子钐麦不绝于耳令人兴奋的“飒飒”声,我怀念并敬重那些肯吃苦、有智慧,面色黝黑、朴实无华而又默默无闻的农民兄弟。

  注:

  ①算黄算割,关中方言。即边黄边割的意思。

  ②羊角,这里指钐子底边右端的一节羊角状木头。

责任编辑: 罗亚秀 关键字:钐子 夏收 麦田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