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各界新闻 > 文史

母亲是我最好的人生老师

2019-06-10 08:55:21来源:一分快三-各界导报
  
  
  
  

  □ 李愿

  母亲离开我们整整三年了。

 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,母亲对我的影响,不仅是言传,更重要的是身教。

  我的母亲不仅心肠好,还有点侠肝义胆。她做过的两件事给我印象最深。

  上世纪60年代“四清”(社教)运动中,一些人被错误地定为“四类”分子。村里的魏婆婆是“地主婆”,曾被戴着“高罐罐”帽子游街,挨批斗。这个身体瘦弱缠着小脚的老婆婆一时想不开,欲跳湖自尽,被正在湖边洗衣服的母亲拦住了。谁知倔强的魏婆婆非但不听母亲好言相劝,反而怒斥着要挣脱母亲。她一把掀翻母亲,就要跳湖。情急之下,我母亲一个“绊脚”,先将魏婆婆绊倒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她面前,说:“我的老妈妈,你要想开点,不能这样呀!”也许正是这一跪,深深地感动了魏婆婆,“娘儿俩”抱头痛哭,就此救下魏婆婆一命。“文革”中,东村一个“现行反革命分子”的老伴患了传染病,别人躲之唯恐不及,作为赤脚医生的父亲也不敢出诊。母亲苦口婆心仍无济于事,她竟破天荒地向父亲下跪,终于“跪”服了父亲。一个雨雪交加的傍晚,他们俩在打完针回家的路上不慎同时掉入村边的积水渠里,尽管冻得浑身发抖,母亲没有埋怨一声。

  从我记事起,母亲一直对爷爷、奶奶和外爷、外婆十分孝敬,姐弟兄妹间也相处得很好。

  我的大舅爷没有儿子,外爷不与任何人商量,就把我的小舅过继给了大舅爷。6岁的小舅极不情愿,母亲却认为外爷做得对。当时只有9岁的她自告奋勇地陪我小舅去大舅爷家适应环境,这一陪就是5年多。小舅对他的这位姐姐感情很深,母亲几次有病住院,小舅都是忙前忙后,特别是最后一次,母亲脑出血昏迷不醒时,年过七旬的他吓得哭了起来,那悲伤的样子,令周围的人无不动容。

  母亲对孩子们的爱,不是溺爱,更不是纵容,而是宽严相济,以严为主。

  也许我是长子的缘故吧,在我们兄妹三人中,母亲对我的管束最严,但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打我。如果犯的事小,她就等到第二天早晨我醒来时才教训我;犯的事大,她就等到夜深人静时,关了房门,先责备我,然后罚跪。

  有一次,我足足害了一年多的眼病,总医不好,母亲心里又痛又急。一次,听人说眼病可以用舌头舔好,她夜间把我叫醒,真用舌头舔我的病眼。现在想起这事,心中还是酸酸的。这就是我的严师,我的慈母。

  平日里,母亲还常对我们说起父亲的种种好处:“你大他从小好学,一手好写,一笔好算,一辈子好医,一生节俭。为你们能有出息,他吃了不少的苦……”

  现在想想,我之所以能成为一个自认为品行还不错的人,和父亲的榜样作用,和母亲的言传身教,实在有着太多的关系。

责任编辑: 罗亚秀 关键字:母亲 言传 身教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