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各界新闻 > 文史

母亲的记事本

2019-05-13 08:04:24来源:一分快三—各界导报
  
  
  
  

  □刘亚华

  母亲解释说,没打勾的,标志了五角星的,是还未还上的。我问母亲为何,母亲无限伤感地回答,有的人已经去世了,有的人搬到外地了,找不着人。看着母亲的感恩记事本,我不禁有些感动。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,真的该好好地尊敬和报答他们啊!

  那天回家,见母亲正趴在桌子上写什么,我凑上前一看,只见她在一个破旧的本子上写着:今天割芝麻,隔壁的李婶看到了,帮我割了两垄,我给她五十块钱她不肯要,以后要还这份情。

  我不禁有些好奇,惊叹道:“啊,这个您也记?不就是帮忙割两垄芝麻嘛,邻里之间,互相帮忙是应该的。”母亲打断我:“你怎么说话跟你李婶一个腔调?虽然割芝麻事小,但这份情谊事大,她的帮忙,我肯定是要记下来的。你说,我是给她送点土鸡蛋好,还是给她买点牛奶好?”对于母亲的见解和作法,我当然是赞同的。不过,我对她这个本子更加好奇,母亲都记了些什么呢?见我笑嘻嘻地想看她的记事本,母亲索性将本子翻开,一页一页地指给我看。

  第一页的字迹有些模糊了,上面依稀写着1998年9月,摩托车、王叔,30块字样。母亲解释给我听,那年我考上外地的学校,搭火车要转好几趟车,王叔知道这个事后,怕我误了火车,特意帮我叫了一辆摩的,直接送我去火车站。母亲说,“后来,我家母鸡长大了,我给你王叔提了一只,还了这个人情。”

  这件事,我印象深刻,于是点了点头。

  第二页上面写着二舅的名字,100元。是二舅听说我去读书后家里困难,特意给我家送来钱。母亲说,那时候,二舅的经济条件也很差,有两个孩子在上学,这一百块,是他好不容易攒下的。还记得吗?我曾在信里跟你提起过,你还说以后要对二舅好一点。

  我挠了挠脑袋。这件事,我真的记不清了。

  再往下翻,都是些陈年旧事。事情并不大,却被母亲详细地记载着。譬如张家给她的稻田放了水,李家给她挑了两担谷,陈家借给她二十块钱,母亲也都详细地记载。她的字并不漂亮,但看得出来,每一笔她都写得很认真。有些上面打了勾,有些上面没打勾。

  母亲解释:没打勾的,标志了五角星的,是还未还上的。我问母亲为何,母亲无限伤感地回答,有的人已经去世了,有的人搬到外地了,找不着人。

  生活里那些细小的帮助,如果不用心地记起来,可能也真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忘的。我逐渐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。仔细想想,这些年来,母亲对这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是极好的,不是给他们送鸡蛋、送柴米油盐,就是给他们送自家种的蔬菜、瓜果,可谓是知恩图报了。

  看着母亲的感恩记事本,我不禁有些感动。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,真的该好好地尊敬和报答他们啊!

责任编辑: 张洁 关键字:记事本 母亲 伤感
分享到: